歌蕾蒂娅

干员信息

全屏查看
看图模式
查看立绘
下载立绘
试听语音
动态立绘
VOICE
隐藏角色
更换场景
绘制
原案
动作切换

特性

获得方式

如需了解所有干员的上线时间,您也可以查阅干员上线时间一览页面。
获得方式 覆潮之下及其复刻活动获得
插曲:覆潮之下记录修复奖励
上线时间 2021年5月1日 16:00

属性

属性计算器
生命上限 攻击 防御 法术抗性

攻击范围

天赋

潜能提升

  • 该干员现已无法使用其信物或通用信物来提升潜能,请使用该干员的私人信件将潜能升至满级。
  • 注:潜能提升的数值在属性计算器中的属性加成均为直接加算

技能

技能1(精英0开放)

技能2(精英1开放)

技能3(精英2开放)

后勤技能

精英化材料

技能升级材料

模组

歌蕾蒂娅证章

职业分支图标 钩索师.png
模组 证章.png
模组类型 基础.png
ORIGINAL
歌蕾蒂娅证章

基础证章,无特殊效果。
STAGE MAX

基础信息
干员歌蕾蒂娅擅长将敌人拖拽至身边后进行攻击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特种干员,行使钩索师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执政官手镜

模组 执政官手镜.png
模组 执政官手镜.png
执政官手镜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在听到母亲出门的声响后,小歌蕾蒂娅从床上爬起,喊开台灯,拿出了自己藏在枕头下的小梳妆镜。按照正常作息,她不应当在钟表数字全部归零后仍保持清醒,但今晚,她需要看着自己,她需要抉择。在其他阿戈尔人的视角里,她是歌蕾蒂娅,一位科学院要员的女儿,各项青少年赛事的全冠王,家庭和睦,年少有成。但在梳妆镜里,歌蕾蒂娅看到了一个没有情感的碳基机器人。她的生母,自她记事起就醉心于阿戈尔事务与科学院决策,家只是科学院休息室之外的一个居住点。她曾以为生母在需求她的成就,于是她不断逼迫自己交出答卷,以成人的标准去要求年幼的自己。但她还是没能从生母那里获得过任何反馈——没有认可,没有批评,什么都没有。她总把时间留给阿戈尔,没有闲暇为女儿准备一分一秒。
这场生育或许是个意外,这个家庭并没有存在的必要。歌蕾蒂娅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那么,她就需要自己去寻找一个能够称作“家”的地方,寻找可以被叫做“亲人”的阿戈尔。
她已决心,她会搜寻,她将行动。
她要亲耳听听,生母在民事法庭上会有怎样的辩驳。
歌蕾蒂娅收起梳妆镜,关上灯,沉入睡眠。
她的脑中在疯狂计划着。
一夜未眠。
......
歌蕾蒂娅站在执政官府邸的巨大落地镜前,审视着镜中那个渺小的自己。再过几个小时,她就要从府邸离开,躺上手术台,开始深海猎人的改造手术。或许手术结束以后,她就要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而非技术执政官履行职责,她得上战场,成为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怪物。这件事完全打破了她对于人生轨迹的构想与安排,甚至极有可能直接终止自己的生命。歌蕾蒂娅从不畏惧死亡与牺牲,但镜中映出的华贵厅堂也确实提醒了她另外一件事——她仍留有许多遗憾。一些欲望、一些责任、还有一些承诺,成为深海猎人将导致这些事项再无完成的可能。如果手术能够推迟,如果阿戈尔能够尽早对她公开计划的全貌......她第一次意识到,她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将一切都牢牢控制在了手中。她将失去,且再也取不回来。
歌蕾蒂娅又一次环视大厅,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几个小时后,她出发前往深海猎人试验基地,临行前,她委托执政官府邸的智能管家为她保存两份文件。
一份是成为深海猎人后的发言稿。
一份是遗书。
......
当歌蕾蒂娅被放逐到了不属于阿戈尔的土地后,她真真正正地失去了一切。只剩下沾血的长槊,一套尚且说得过去的衣物,以及永无尽头的干燥与灼热。而现在,她站在一个储蓄淡水的坑洼前,望向自己的倒影,清洗着衣服上的污秽与血迹。
泥沙沾上流水便会散去,衣服上那些凝结的血块,却怎么也除不干净。她只能不停摩挲,看着这些固体接触到透明流质,化作与血液相同的颜色从指缝间流出,最后滴落在土壤上。那是她自己的血?海嗣的血?还是同伴们的血?她无从分辨。忽然,歌蕾蒂娅注意到了什么,她凑近坑洼,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脖颈。
一小块鳞片。
此时的歌蕾蒂娅不知为何想起了自己的生母,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再次承受她的漠视,也绝不允许这块鳞片停留在自己的脖颈上。
但它已然发生了。
歌蕾蒂娅站起身,将自己浸满淡水的发丝甩至脑后。
她确实能够感受到,自己内心中有一些愤恨与不满。这些情绪没有必要表现出来,它们对当下这个情境没有任何助益。
她确实失去了一切,但她发现自己还有机会维护基本的体面与尊严,这也就意味着,她还能够昂首向前。
她不需要希望,她只专注于可能性、可行性与结果。
她还可能返回阿戈尔。
她还有机会找回失散的深海猎人。
只要在概率上不为零,便仍应尝试。
那么,开始实践。
歌蕾蒂娅擦干长槊上的血迹,消失在“坑洼”旁。
几秒钟后,音爆震起池水,彻底掩盖了她的痕迹。
模组等级 1.png
生命 +110攻击 +45
特性追加:拖拽期间敌人受到正比于距离的法术伤害
※每0.066秒尝试根据移动距离造成一次法术伤害(移动距离每5帧更新一次),移动一格造成800法术伤害
模组等级 2.png
生命 +170攻击 +59
天赋【阿戈尔的波涛】更新
在场时,所有【深海猎人】干员每秒回复3%最大生命值且受到敌人的物理与法术伤害降低28%
模组等级 3.png
生命 +210攻击 +70
天赋【阿戈尔的波涛】更新
在场时,所有【深海猎人】干员每秒回复3.5%最大生命值且受到敌人的物理与法术伤害降低30%
模组解锁任务
完成5次战斗;必须编入非助战歌蕾蒂娅并上场,且每次战斗至少释放1次缺水的碎漩狂舞 3星通关插曲SV-EX-5;必须编入非助战歌蕾蒂娅,且至少使1个富营养的收割者坠落地穴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6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双极纳米片.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D32钢.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晶体电子单元.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在听到母亲出门的声响后,小歌蕾蒂娅从床上爬起,喊开台灯,拿出了自己藏在枕头下的小梳妆镜。按照正常作息,她不应当在钟表数字全部归零后仍保持清醒,但今晚,她需要看着自己,她需要抉择。在其他阿戈尔人的视角里,她是歌蕾蒂娅,一位科学院要员的女儿,各项青少年赛事的全冠王,家庭和睦,年少有成。但在梳妆镜里,歌蕾蒂娅看到了一个没有情感的碳基机器人。她的生母,自她记事起就醉心于阿戈尔事务与科学院决策,家只是科学院休息室之外的一个居住点。她曾以为生母在需求她的成就,于是她不断逼迫自己交出答卷,以成人的标准去要求年幼的自己。但她还是没能从生母那里获得过任何反馈——没有认可,没有批评,什么都没有。她总把时间留给阿戈尔,没有闲暇为女儿准备一分一秒。
这场生育或许是个意外,这个家庭并没有存在的必要。歌蕾蒂娅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那么,她就需要自己去寻找一个能够称作“家”的地方,寻找可以被叫做“亲人”的阿戈尔。
她已决心,她会搜寻,她将行动。
她要亲耳听听,生母在民事法庭上会有怎样的辩驳。
歌蕾蒂娅收起梳妆镜,关上灯,沉入睡眠。
她的脑中在疯狂计划着。
一夜未眠。
......
歌蕾蒂娅站在执政官府邸的巨大落地镜前,审视着镜中那个渺小的自己。再过几个小时,她就要从府邸离开,躺上手术台,开始深海猎人的改造手术。或许手术结束以后,她就要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而非技术执政官履行职责,她得上战场,成为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怪物。这件事完全打破了她对于人生轨迹的构想与安排,甚至极有可能直接终止自己的生命。歌蕾蒂娅从不畏惧死亡与牺牲,但镜中映出的华贵厅堂也确实提醒了她另外一件事——她仍留有许多遗憾。一些欲望、一些责任、还有一些承诺,成为深海猎人将导致这些事项再无完成的可能。如果手术能够推迟,如果阿戈尔能够尽早对她公开计划的全貌......她第一次意识到,她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将一切都牢牢控制在了手中。她将失去,且再也取不回来。
歌蕾蒂娅又一次环视大厅,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几个小时后,她出发前往深海猎人试验基地,临行前,她委托执政官府邸的智能管家为她保存两份文件。
一份是成为深海猎人后的发言稿。
一份是遗书。
......
当歌蕾蒂娅被放逐到了不属于阿戈尔的土地后,她真真正正地失去了一切。只剩下沾血的长槊,一套尚且说得过去的衣物,以及永无尽头的干燥与灼热。而现在,她站在一个储蓄淡水的坑洼前,望向自己的倒影,清洗着衣服上的污秽与血迹。
泥沙沾上流水便会散去,衣服上那些凝结的血块,却怎么也除不干净。她只能不停摩挲,看着这些固体接触到透明流质,化作与血液相同的颜色从指缝间流出,最后滴落在土壤上。那是她自己的血?海嗣的血?还是同伴们的血?她无从分辨。忽然,歌蕾蒂娅注意到了什么,她凑近坑洼,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脖颈。
一小块鳞片。
此时的歌蕾蒂娅不知为何想起了自己的生母,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再次承受她的漠视,也绝不允许这块鳞片停留在自己的脖颈上。
但它已然发生了。
歌蕾蒂娅站起身,将自己浸满淡水的发丝甩至脑后。
她确实能够感受到,自己内心中有一些愤恨与不满。这些情绪没有必要表现出来,它们对当下这个情境没有任何助益。
她确实失去了一切,但她发现自己还有机会维护基本的体面与尊严,这也就意味着,她还能够昂首向前。
她不需要希望,她只专注于可能性、可行性与结果。
她还可能返回阿戈尔。
她还有机会找回失散的深海猎人。
只要在概率上不为零,便仍应尝试。
那么,开始实践。
歌蕾蒂娅擦干长槊上的血迹,消失在“坑洼”旁。
几秒钟后,音爆震起池水,彻底掩盖了她的痕迹。


淡金坠饰

模组 淡金坠饰.png
模组 淡金坠饰.png
淡金坠饰调整效果含特性调整与天赋调整。所有效果调整先于潜能提升生效,此处只显示潜能提升前的调整效果,实际变化请参照游戏内表述。
※特性变动在无特殊说明且与召唤物无关时均仅对干员生效
※同名天赋变化中应用最高等级的调整。
基础信息 全文阅读
“技术执政官歌蕾蒂娅阁下,在手术开始前,我被授权向您提问——您是否希望保存自己的原生遗传样本?”
“小帮手”灵巧地展开了它的机械附肢。通过附肢上的扬声器,负责执行手术的基地研究员的声音传了过来。
执政官抬起头,看向远端操作室中阿戈尔人的面孔。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她亲自从技术院筛选出的精英,履历优秀,经验丰富,忠于阿戈尔的公民以及每一座被海洋拥抱着的穹顶。他们在与穹顶采用同种材料的玻璃墙壁之后抿紧嘴唇,自提问后便保持着沉默。也有人不堪忍受那来自一位执政官的注视,转过身去,用操作面板遮挡自己的面庞。
身为执政官,她通常不需要借助社会理性之外的哲学工具分析他人的行为,生于海洋的阿戈尔人不会有无意义的举止。但此时,她偏偏对人们的沉默感到好奇:这代表了敬意、恐惧,还是悲伤?又或者,他们会不会在心中感到庆幸,幸好需要用血肉滋养孽物,以此挽救阿戈尔的人不是自己?
她知道自己不会得到答案,在手术完成后,答案也将不再重要。
她还记得,科学院曾经试图开发一批人工物种。这些人工生命需要植入海嗣的神经细胞,在可控环境下模拟海嗣的行为,帮助阿戈尔进一步了解那些孽物。为此,它们一方面必须是阿戈尔的忠诚仆从,另一方面又需要与孽物的族群建立有限的联系。
她还记得,这个一度取得了重大进展的项目以悲剧收场。在抵达细胞融合的临界点后,温顺服从的人工物种迅速海嗣化,吞没了研究团队。海巡队不得不放弃营救,呼叫舰队将科研穹顶从海床上整个抹去。
她还记得,赫拉提娅——她的母亲曾经是这个项目激进的支持者,她们曾经为此而争辩——如今,歌蕾蒂娅将投身于另一个更加激进的计划。在她之前,已有数位受试者在手术过程中死去。
阿戈尔的第一位猎人说,深海猎人不会重复人工物种的失败。我们不是仆从,而是驾驭洋流的战士。
当海渊索取我的残躯时,我仍将属于阿戈尔。
“剪刀。”她简要地下令。小帮手的另一支附肢随之展开,伸出细长的刀刃。
她从耳畔捻起一束淡金色的发丝,让刀刃彼此咬合。今天之后,孽物的血就会令她的头发失去原本的颜色。
“请替我保存好。手术完成后,我会亲自收回它。”
模组等级 1.png
攻击 +50防御 +30
特性追加:向自身拖拽较远的敌人时力度提升一个等级
※目标距离自身大于2.5格时应用该效果
模组等级 2.png
攻击 +63防御 +40
天赋【弱肉强食】更新
攻击重量小于等于3的敌人时攻击力提升至140%
模组等级 3.png
攻击 +74防御 +45
天赋【弱肉强食】更新
攻击重量小于等于3的敌人时攻击力提升至145%
模组解锁任务
完成5次战斗;必须编入非助战歌蕾蒂娅,且每次战斗至少使2名敌人坠落地穴 3星通关插曲SN-EX-3;必须编入非助战歌蕾蒂娅并上场,且使用至少2次缺水的掌握怒海或缺水的碎漩狂舞
解锁需求与材料消耗
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解锁任务达到精英阶段2 60信赖值达到100%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D32钢.png2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8万
模组升级消耗
模组等级 2.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条.png60
道具 带框 双极纳米片.png3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0万
模组等级 3.png
道具 带框 模组数据块.png4
道具 带框 数据增补仪.png20
道具 带框 烧结核凝晶.png4
道具 带框 龙门币.png12万
基础信息 关闭全文
“技术执政官歌蕾蒂娅阁下,在手术开始前,我被授权向您提问——您是否希望保存自己的原生遗传样本?”
“小帮手”灵巧地展开了它的机械附肢。通过附肢上的扬声器,负责执行手术的基地研究员的声音传了过来。
执政官抬起头,看向远端操作室中阿戈尔人的面孔。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她亲自从技术院筛选出的精英,履历优秀,经验丰富,忠于阿戈尔的公民以及每一座被海洋拥抱着的穹顶。他们在与穹顶采用同种材料的玻璃墙壁之后抿紧嘴唇,自提问后便保持着沉默。也有人不堪忍受那来自一位执政官的注视,转过身去,用操作面板遮挡自己的面庞。
身为执政官,她通常不需要借助社会理性之外的哲学工具分析他人的行为,生于海洋的阿戈尔人不会有无意义的举止。但此时,她偏偏对人们的沉默感到好奇:这代表了敬意、恐惧,还是悲伤?又或者,他们会不会在心中感到庆幸,幸好需要用血肉滋养孽物,以此挽救阿戈尔的人不是自己?
她知道自己不会得到答案,在手术完成后,答案也将不再重要。
她还记得,科学院曾经试图开发一批人工物种。这些人工生命需要植入海嗣的神经细胞,在可控环境下模拟海嗣的行为,帮助阿戈尔进一步了解那些孽物。为此,它们一方面必须是阿戈尔的忠诚仆从,另一方面又需要与孽物的族群建立有限的联系。
她还记得,这个一度取得了重大进展的项目以悲剧收场。在抵达细胞融合的临界点后,温顺服从的人工物种迅速海嗣化,吞没了研究团队。海巡队不得不放弃营救,呼叫舰队将科研穹顶从海床上整个抹去。
她还记得,赫拉提娅——她的母亲曾经是这个项目激进的支持者,她们曾经为此而争辩——如今,歌蕾蒂娅将投身于另一个更加激进的计划。在她之前,已有数位受试者在手术过程中死去。
阿戈尔的第一位猎人说,深海猎人不会重复人工物种的失败。我们不是仆从,而是驾驭洋流的战士。
当海渊索取我的残躯时,我仍将属于阿戈尔。
“剪刀。”她简要地下令。小帮手的另一支附肢随之展开,伸出细长的刀刃。
她从耳畔捻起一束淡金色的发丝,让刀刃彼此咬合。今天之后,孽物的血就会令她的头发失去原本的颜色。
“请替我保存好。手术完成后,我会亲自收回它。”


相关道具

干员档案

语音记录

如需播放并下载歌蕾蒂娅的各语言的全部语音或查看原文文本,您可以查阅歌蕾蒂娅/语音记录条目。

干员密录

悖论模拟

干员模型

注释与链接

  1. 此处游戏内原文是,因存在明显笔误,我们对其进行了修正。